【平凉日报】一座山,两个人——记安拴虎夫妇的家庭农场“梦”

时间:2018-06-22 21:53 来源:平凉日报 责任编辑:张郁承 审核人:田力

  一座荒山,夫妻两人,11年的坚守终换来今日的满山披绿,果满枝头。

  近日,记者走进这座山,走近安拴虎夫妇,寻访他们执着坚守的背后,经历过怎样的酸甜苦辣。

  头顶常务副校长的光环辞职—— 

  “村里人都说娃脑子是不是受刺激了” 

  安拴虎,1974年出生于灵台县梁原乡安冯村。“回头来看,小时候真是苦,一家人吃不饱、穿不暖,一年四季新鞋也穿不起。”对于小时候的经历,安拴虎记忆犹新。 

  1992年初中毕业的安拴虎因家庭贫困,选择了当兵。“3年时间,都在西安某部队当兵。”从一个毛头小伙,到上士、后勤兵、炊事员,从食材的挑选到采购,从各种菜系的用料到烹饪手法,在三尺灶台上,安拴虎用锅碗瓢盆敲响着自己的军旅乐章。

  1995年退伍后,怀揣着辛苦积攒的近10万元,安拴虎选择了重操旧业在西安开了一间小饭馆。仅维系了两年时间,因经营不善、不懂管理,生意失败,投资打了水漂。之后,安拴虎在西安一家电器厂干了一年。一次偶然机会,安拴虎进入西安渭滨无线电技术学校,从后勤主任、办公室主任、招生办主任,一直到校长助理、常务副校长,“在学校的11年,是我最意气风发的时候。2000年左右,我的月工资已有5000多元。”这期间,安拴虎认识了许多战友,也结识了现在的妻子,娶妻生子,成家立业,“一直这样生活下去,原本也很幸福。”

  见惯了城市的繁华,安拴虎内心深处,一直渴望能有一丝宁静。2007年,安拴虎背着妻子,回到老家,在村子对面的山上一崇信县木林乡,承包了400多亩荒山,栽植苹果、核桃。

  都说万事开头难。“开始,我倒觉得不怎么难。”因为那个时候年仅33岁的安拴虎浑身有使不完的劲,当然,还有100多万元的积蓄做支撑。面对一个上山无水、下山无路、水电路都不通的一座荒山,安拴虎逢山开路、遇水搭桥,他一边负责学校的工作,一边带人平整土地、栽植苗木。一年多时间过去了,满山都是新栽植的果树苗。 

  这期间,因学校的事务繁杂,山庄的活基本上靠安拴虎的老父亲照看。“说是照看,还不如说是添乱。”安拴虎告诉记者,2008年,他花费了13万元从山东购进、栽植了一批核桃苗,结果老父亲在地里套种小麦,“等到收麦子时,收割机开进地里,麦子、树苗一起割了。” 

  “到现在老父亲还是不理解、不支持!”和老父亲的不理解一样,村里人最初知道安拴虎回家承包荒山时,引来一片哗然,"神经了吗,还是脑子受刺激了?"在个穷山沟荒山上胡折腾什么呢?“别人都是往城里走、往平塬上走,他为啥跟人反着来?”

  外出当兵,落户大城市,成家立业——以前,在村里人的心目中,安拴虎是他们教育自家孩子的榜样。现如今,成了人们茶余饭后议论的焦点,如何能让老人释怀呢?

  在经历了这次挫折后,安拴虎决定辞职回家,一门心思务果园。

  2009年在做通妻子的思想工作后,两人双双辞职回家。

  从一窍不通的外行到技术顾问 

—— “跟着老安干我们绝对放心” 

  由于前两年多的时间疏于管理,树体树形结构一般,土壤养分严重不足,安拴虎前期投资的80多万元基本泡汤了。

  回来后,安拴虎和妻子婉拒了家人的挽留,在半山腰搭起了简易房,住了下来。

  安拴虎的妻子是陕西蓝田人,从小没有干过农活。“我们是两口子,夫妻同心,其利断金。”比安拴虎小3岁的朱少云,性格开朗,快人快语。“我们约定,既然回来了,就一定要干出个名堂。这是给自己一个交代,也是给家里人、给身边人一个交代。”朱少云说。

  抱着这样的念头,好像人生都有了盼头。从此,白天,安拴虎夫妻俩在果园里补栽苗子,夜晚在煤油灯下学习果园栽植技术。起初,对果园管理技术,“我们都是一窍不通,从外地专门请了几个技术员,手把手教。”同时,安拴虎利用空闲时间,到周边果业发展好的地方学习取经。

  在学校时,安拴虎曾7天7夜没合眼,硬是学会了电脑的基本操作。“凭着一种坚强、一股韧劲,一步一步学习,一点一滴积累。”在幼园期,安拴虎套种过洋芋、萝卜、玉米,也养过羊。“种的萝卜,一个有30多斤,大家都叫我'萝卜王’。”

  响亮的外号背后有着常人难以接受的艰辛——“下雨天,我给媳妇打着伞她生火做饭。”“地里干活,大雨来了没地方躲,只能淋着,雨过了接着干。”“以前山路走一段都要歇好几次,现在,爬梯子上下自如。”“回来11年媳妇只去过平凉一次,还是跟我审车的时候。”“年三 十拜完年,连夜开车到山上,几乎24小时都在。” 

  “心劲大、心态好。”山里的这些年,安拴虎告诉记者,尽管人很累,但是精神状态好,没生过病,倒头就睡,一觉睡到天亮。

  2015年,虎啸山家庭农场400多亩果园零星挂果,收入十几万元。2016年收入40多万元。2017年,在遭遇了冰雹灾害天气后,仍收入50多万元,其中核桃收入将近20万元。

  安拴虎家庭农场的一点一滴变化,附近村子的群众看在眼里。“没有想到,老安在一座荒山上建起了果园。”崖窑村村民金文贵每天都要到安拴虎的果园转一转、看一看,雷打不动。

  “跟着老安干,我们绝对放心。”今年金文贵成立富鑫农民专业合作社流转300亩土地,全部栽植核桃树。金文贵的信心来源于他聘请的技术顾问--安拴虎。10多年的艰苦努力,安拴虎摸索出了一套独到的果园管理技术。“现在指导别人,最起码我以前走过的弯路别人是不会再走了。”

  目前,安拴虎担任崇信县苹果协会副会长,为全县上千亩果园免费提供技术指导。

  借助乡村振兴战略—— 

  “发展有机果品,打造休闲农业” 

  现在的虎啸山家庭农场400多亩果园已形成气候,在果园里走一圈,整齐划一、错落有致的果树,上挂满了苹果、核桃,让人惊叹不已。

  在2016年第三届平凉市金果博览会赛园赛果活动中,安拴虎农场生产的秦冠苹果获得优质果品铜奖,2017年被市政府授予优质果品金奖。

  基地初见规模和效益,安拴虎想得更多的是:如何能够走得长远?

  记者在采访时,碰巧遇见一家销售有机肥的代理人员。这位代理人员告诉记者,在建园初期,果园土壤比较板结,需要大量有机肥进行土壤改良,"不改良土壤,果子长不大,就卖得不好。

  安拴虎把过去板结的土壤进行了改良,又引进新的苹果、核桃品种,受到了市场的青睐。“我们的果子长得好卖相漂亮又好吃,销售不成问题!"安拴虎自豪地说,在他的果园,全部采用有机肥,非常生态环保。

  农场的一步步发展,离不开妻子在背后默默地付出,也离不开当地党委、政府的大力支持。“光这一条路,就投资100多万元。”安拴虎告诉记者,去年,县乡积极争取,硬化了通往农场的2.6公里路,彻底解决了与外界道路不畅的问题。

  去年,农场核桃丰收,“多亏了乡上村里帮我在网上宣传推介,借着良好的口碑,打开了网上销售的渠道。”说起这些,安拴虎满怀感激。

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,我国第一家农家乐—徐家大院在四川省成都市郫都区友爱乡农科村开业,自此乡村敲开了休闲经济的大门。

  经过多年发展,我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产业已经从“赏花摘果"“一鸡多吃”的初级形态,逐渐向农事体验、生态保护、文化传承等众多功能拓展,不断适应都市人走进自然、认识农业、体验农趣、科普教育的需求升级。在农村资源大量外流的城镇化背景下,吸引城市资源下乡的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产业引起业界重视。

  在安拴虎看来,借助乡村振兴战略,打造休闲观光农业,大有可为。尽管目前农场的基础设施还不完善,水电未通,这一切,都需要时日解决,可农场的基础已成型。

 对于家庭农场未来的发展,安拴虎夫妇早有规划,他们打算在坚持做大做强有机果品的基础上,发展农家乐、让游客认购果树、给果树安装霓虹灯,打造观赏型休闲农业。“把家庭农场做得更好,吸引村里有能力的大户都来做‘田老板’!”

上一篇:

下一篇:【平凉日报】乡贤新貌唤新风